当前位置:首页 >> 民生 >> 正文

富士康廊坊厂区装防跳网 官员称尚未实质性接触

我要评论来源:冷水江新闻网 2019/11/9 12:07:27 

  富士康内迁工厂员工工资上涨后远不及深圳员工的基本工资,但是工人“总体上对工资还是满意的”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任丽颖发自廊坊 40℃的高温,出租车、私家车和货车汇集的富士康精密电子(廊坊)工业园门口走出几名刚刚下班的富士康员工。他们动作匆匆、表情漠然,很快就骑着自行车各奔西东。

  从大门口往内看,气派的富士康工业园区内绿化良好,白色厂房及宿舍井然有序,人们看不出这里正在酝酿着的巨大变化。

  富士康母公司鸿海集团在7月24日召开董事会后批露,将对四川成都和河南郑州分别投资3200万美元。持续了一个多月的内迁选址迷局似乎突然明朗。

  不过,由于此前富士康并未在成都和河南进行过大笔投资,而深圳厂区的内迁已经启动,河北作为富士康在内地布局的重点之一,其已成规模的园区承接深圳部分产能在所难免。

  廊坊富士康装好“防跳网”

  从“连跳”到内迁,最近几个月,富士康都在媒体上保持着较高的曝光率。不过,关于内迁,富士康一直没有接受采访。

  此前,富士康官方表态唯一提到的内迁地址就是河北。早在7月1日,富士康发言人童文欣表示,今年底前,深圳富士康可完成将大部分产能北迁的计划。“富士康国际在过去两年逐步将厂房迁往河北,新厂房位于河北廊坊,预期今年底前可完成搬迁。”

  但是,消息发布十多天后,富士康精密电子(廊坊)工业园所处的廊坊龙河高新技术产业区都没接到来自深圳富士康方面的任何接洽。

  当地政府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表示,这次富士康要搬迁到廊坊一事,他没有得到任何消息,“他们与当地政府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接触。外面传得风风雨雨,但廊坊的富士康一问三不知,没透露出任何准确信息”。

  廊坊电子信息工程学校每年有10%的毕业生、约1000人进入富士康企业。据招生办王老师介绍,今年学校往富士康的送工情况与往年差别不大,倒是由于“连跳”事件,学校在送工时格外谨慎。

  记者沿富士康厂区一路行走,发现由于深圳公司跳楼事件的发生,这里几乎所有的楼房都安上了“防跳网”。而厂区附近西梦村村民赵海军说:“龙河产业园区九十月份要在我们村征900多亩地,我想那就是给富士康征的地。”富士康建筑工人刘艳宾对《国际先驱导报》记者说:“听工地监理讲,过段时间要在西梦村征地,好像是给富士康征的。”

  但记者随后采访龙河产业区管委会副主任高玉奎时,他否认了上述传闻,明确表示征地与富士康无关,“据管委会了解,富士康一期工程还有建设空间,目前还有5栋厂房没有建设,即使开工的厂房,还有部分产能。富士康公司即使不和管委会和当地政府沟通,它也能实现产能的转移,因为它内部还有建设空间。”

  郑州、成都争到新项目

  表面上看,廊坊这边的富士康一切静悄悄,但本报驻深圳记者介绍,深圳那边的搬迁已经在准备中了。有员工告诉记者:“听说我所在的生产线是往河北搬,10月1日前搬走。设备先走,人后走。”据悉,拥有42万员工的深圳富士康,在搬迁之后人数将锐减至10万,三分之二的生产线迁往内地。

  7月27日有消息称,富士康未来业务将在河北、天津与北京集中,三大生产基地的业务比重将超七成,而重庆、成都,以及郑州,都是未来鸿海集团(富士康的母公司)在中国大陆中西部的重要据点。

  显然,富士康已经为自己的内迁初步布好了局。

  “大家争的,既有等待从深圳向内地转移的项目,也有一些新项目。”深圳富士康一位工作人员透露。

  在跟踪研究了富士康很多年的花旗集团分析师张凯伟看来,代工利润偏低是富士康急于解决的问题。而业界认为,富士康的下一个赢利点是代工利润较高的液晶面板,这可能就是其新项目的重要内容。据报道,富士康在2010年收获的液晶电视代工订单超过1200万台。富士康内迁,降低的人力成本将有助于增强其未来操控液晶面板定价权的实力。

  如今,郑州和成都争到了富士康的新项目,而廊坊肯定会迎来部分产能转移。烟台、重庆、北京亦庄等地也是猜测中的富士康生产线转移的热门地区。

  加薪,改变管理模式

  富士康内迁后会如何?廊坊也许就是探察其未来的标本。

  廊坊工业园区现有富士康职工约3.2万。发生“连跳”事件后,廊坊富士康员工的月工资从原来的750涨到990元。

  “原来每个月加90个小时的班才开1300多元,现在大家每个月能拿到1600到1800,甚至还要多,”有两年富士康工作资历的廊坊员工纪连海介绍:“工资涨了,大家都很高兴,辞职率降低了好多。感到自己的时间、辛苦没有白费。”

  “虽然上涨后的基本工资和加班费总和并没有超过深圳员工上涨后的基本工资两千元,但是大家总体上对工资还是满意的。”纪连海对记者说。

  武汉、天津、烟台、重庆等富士康有生产基地的地区,最低工资标准与廊坊互有上下,但也都低于深圳富士康的最低工资。沿海与内陆大幅工资差距确实可以为富士康减少人均用工成本。

  “连跳事件”发生以后,廊坊富士康也改变了以往的管理方式。

  “以前我们每个月加班90多个小时,这意味了工人们除了睡觉,就是上班,没有多余的时间。而现在,我们有规定每个月加班不能超过80个小时。同时单位跟往年相比也给工人安排了不少活动。”纪连海说。

  由于很多新员工进入富士康时,其管理制度已经好转,因此新员工的心态也相对轻松。刚刚技校毕业的学生刘笑松说:“我觉得现在工作状态挺好的,也有休息的时间。”

  据记者了解,富士康在河南投资建新厂后,其管理模式也会与深圳工厂不同。

  似乎,富士康将在一个新的起点再出发。

  郭台铭忙着“挑媳妇”

  一边宣扬着台湾学者的责骂让他灰心和寒心,一边在大陆很有策略地导演北迁迷局,郭台铭的烦恼倒是让人有点看不清了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张皓雯发自北京 虽然富士康内迁一事已经尘埃落定,但是仍未传出郭台铭返回台湾的消息。

  鸿海集团顾问黄南辉透露,在富士康“连跳”事件后,郭台铭被台湾学者批为“台湾之耻”,让他心情低落,心灰意冷,甚至产生疑问:“台湾还有没有我回来的余地?”“是不是要逼鸿海出走?”

  身为鸿海集团董事长、富士康集团总裁,台湾首富郭台铭正在经历一段离开台湾最长的工作时程。

  酝酿调整在台投资布局

  郭台铭此次离开台湾,也属正常。自5月27日,富士康出现“第12跳”后,他就常驻大陆,处理富士康的跳楼风波。

  鸿海的发言人丁祈安对媒体透露,郭台铭亲自监督“爱心平安工程”,各大楼架设爱心防护网、建立员工关爱网络、请心理咨询师进驻厂区等等。他每天都要检查,看哪一个项目没有做好,哪一个需要修正与检讨。

  从5月27日到现在,除了6月8日鸿海集团召开股东会,郭台铭返回了台湾一次,他一直逗留在大陆,连端午节及郭母的生日都没有回去。

  台湾某媒体驻广东记者林琮盛介绍,虽然广东的中小台商对于郭台铭的做事方式并不认同,觉得他太霸气,和他做生意感觉“很痛苦,有被压榨的感觉”,但是对于富士康的连跳事件,这些台商却很同情郭台铭。

  “他们觉得郭台铭该做的都做了,中小台商甚至提供不了富士康这么好的福利。”林琮盛说。

  只是,有些人对此并不谅解。6月上旬,169名台湾学者联名批评郭台铭。还有学者率领群众到鸿海集团的大门口,高举“台湾之耻”“血汗工厂”等标语进行抗议。

  7月21日,鸿海的总财务长黄秋莲向外界透露,这些指责让郭台铭很是灰心和寒心,他日日夜夜都在想如何做好,甚至没时间回台湾陪母亲过生日。郭台铭已经在想,“是不是台湾要逼我们出走?”到底要如何做,台湾舆论才会认同。

  黄秋莲还透露,鸿海已经开始全面检讨在台湾的投资计划与布局。也就是说,存在改变今后在台湾投资计划的可能。

  在大陆为新园区选址

  因为郭台铭一直没有返回台湾,其“心情不佳”让台湾行政院长吴敦义很是重视,称不排除约郭台铭回台亲自谈谈,劝郭台铭不必为流言所伤。不少企业界人士也站出来呼吁大家支持郭台铭。

  不过,郭台铭依然返台无期。原本传出他将于9月份返台,又有最新的消息说,连9月份都不会回台,此事没有时间表。

  郭台铭真的心情如此之差吗?郭台铭在5月27日进驻富士康在深圳的厂区处理“连跳”风波。有媒体报道,5月29日,深圳富士康园区宣传栏中贴出了暂停招工的通知,随后,郭台铭现身员工食堂,亲自鼓励员工转战内地工厂。

  在此后的日子里,深圳工厂的员工忙着搬迁、辞职、找工作,而郭台铭,则受到了另一番“万千宠爱”。

  天津、武汉等地政府都向想内迁的富士康伸出了橄榄枝,各地方政府走马灯一样造访深圳,期间还传出郭台铭到访河南的消息。有消息人士透露,为了让富士康最终落户当地,各地的相关人士很是要看郭台铭的“脸色”。

  在这一个多月的富士康内迁迷局中,很多专家都认为这是经验老到的郭台铭的策略,“好比挑媳妇,消息散布出去,最后挑那个嫁妆最丰厚的人家”。

  郭台铭是真的有点烦,还是有策略地放出风声达到什么目的,外人不得而知。不过从他导演的雾里看花的富士康选址过程来说,他的郁闷程度想来有限。(国际先驱导报)


相关阅读:
水溶性树脂 http://www.chenyang.com/
分享到: